语言
首页 > 信息披露 > 中心动态

尹满华:虚拟货币何去何从

在刚刚过去的一周里,对于虚拟货币市场而言,是残酷而又黑暗的一周。事发突然,中国内地先是在18日晚间由互联网金融协会、银行业协会和支付清算协会三大协会牵头发文强调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并要求金融机构、支付机构不得开展与虚拟货币相关的业务。随后的21日,更是由主管金融的副总理刘鹤在金融监管领域最高级别的会议--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下称金融委)第五十一次会议中明确指出,“强化平台企业金融活动监管,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坚决防范个体风险向社会领域传递”,矛头直指虚拟货币市场。几天的时间里,虚拟货币市场呈断崖式下跌,又是一片哀嚎。

此次事件之所以市场反应如此激烈,主要是因为这是国务院层面第一次明确提出打击虚拟货币交易和挖矿行为,市场预期这将会对虚拟货币领域产生巨大影响。挖矿作为虚拟货币生产最核心的基础环节,监管趋严将从源头上打击虚拟货币在中国的生存空间,而中国又恰恰是全球范围内虚拟货币最主要的“矿场”,按照实际算力计算,中国矿场规模占全球总量的65%。由于比特币矿机消耗巨大电能,并且随着全网算力的提升,比特币的总耗电量只会越来越高。所以矿场的搭建必须依托于低电价地区,过往中国的虚拟货币矿场主要依托低电价分布于以水电为主的西南地区和以火电为主的西北及北部地区,而此次国务院层面明确颁布了对挖矿和虚拟货币交易行为的禁令,对于在境内开展业务的矿场而言无疑是毁灭性的打击。

而交易则是虚拟货币流通产生价值的重要环节,虽然中国政府对虚拟货币的态度一直很不友善,但过往中国民间参与虚拟货币交易还是途径颇多的。设立在境外的虚拟货币交易所通过C2C的模式直接绕过监管将买卖双方进行对接,而客户则通过银行和第三方支付机构直接完成交易。而在此次的强化监管中,为配合金融委会议要求,三大协会明令包括银行在内的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不得开展与虚拟货币相关的业务,也就是将过往中国内地参与虚拟货币交易的主要支付手段和流通渠道进行了严格的限制,未来在境内参与虚拟货币交易将越来越难。这也是此次事件在币圈引发恐慌的主要原因之一。

实际上,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中国虽然一直对虚拟货币领域监管甚严,但却并未妨碍中国成为虚拟货币市场重要的参与方之一,无论是民间虚拟货币交易的风行还是中国诸多矿场的繁荣,都证明中国在虚拟货币领域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而此次监管从挖矿和交易这两个层面切入,也算是打在了中国虚拟货币市场的“七寸”之上,无怪乎业内对此次监管出手的影响看得如此之重。

但虽然币圈内愁云密布,笔者却并不认为中国此次重拳出击虚拟货币领域,就是虚拟货币的末日,因为笔者始终坚持相信,虚拟货币所依托的区块链技术和去中心化的方向,仍将会是未来人类社会提升效率、降低成本的重要趋势。因此,可以看到,即便是对比特币喊打喊杀的中国,在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的同时,另一边厢也在力推数字人民币,发展自己的数字货币,这恰恰说明虚拟货币的价值和意义。

美国前财长萨默斯近日公开表示,虚拟货币类似于“数字黄金”,即使它们在经济中的重要性仍然有限,但对于那些寻求“独立于政府控制”的资产的人来说,虚拟货币正在成为黄金的替代品。数字货币有机会成为一个新的形式,这种形式让人们安全地保有财富。

而中国金融学会会长,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在日前出席2021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时也提出了一个观点,“一个货币能否被广泛接受,取决于其经济体量、贸易体量、对外开放程度,不是能够强求国际使用者作出选择的,客户都有自主选择权。所以货币使用的广泛性不仅是技术特性,和货币可自由使用程度相关。”周小川的这番话是在解读数字人民币时提出的,但单独把他们拿出来看,虚拟货币是否也恰恰符合了这些特点和要求呢?

日期:2021年5月27日

来源:香港经济日报

栏名:神州华评

撰文:尹滿華  國際文交所董事局主席

上一頁

下一頁

< a href=' '>网站对话
< a href='https://en.live800.com'>live chat